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Key | 7th Jun 2007, 11:52 AM | 一般 | (255 Reads)
到社會做事這麼多年,吸煙也就這麼多年,前半生帶著香煙做人,餘半生希望做過無煙餘生,嘗嘗另一種生活式。 (閱讀全文)

Key | 6th Jun 2007, 10:09 AM | 一般 | (187 Reads)
反對隨便對中下階層作不負責任的批評,詬病、詆毀! (閱讀全文)

Key | 2nd Jun 2007, 09:11 AM | 一般 | (202 Reads)
一年一度六四來,像候鳥一樣每年初夏飄然而至,有人對這樣的噪音樂此不疲,也有人對這樣的噪音感到莫名其妙!六四究竟有怎麼好說的? (閱讀全文)

Key | 28th May 2007, 11:56 AM | 看書會 | (242 Reads)

潘金蓮的髮型

潘金蓮的髮型

孟暉著

 

鉴赏后记

    对于琐碎事物的兴趣,最终能形成这样一本随笔的集子,对我是个意外的惊喜。好像我一向就容易对细节分神,即使看好莱坞电影的时候,也总是忍不住盯着片中女 主人公的小帽、手包或者钻石胸针。有很长一段时间,这种爱好让我很苦恼,我简直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因此,要特别感谢所有给了我鼓励的前辈长者,在他们 的指点下,我才有勇气试着把这种琐碎的爱好带入写作。   
   
其中一次对我来说特别关键的机会,是《万象》杂志来向我约稿。我当时很吃力地写了一篇作为交稿,但是毫无信心:今天,哪家杂志会对东晋南朝士大夫的披巾感 兴趣?但是,这篇稿子居然发表了。某种程度上说,是从这时候起,我对自己感兴趣的那些细节变得认真了。《万象》的风格非常独特(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而为了保持《万象》对我的青睐,我不得不调整自己,去适应这杂志的趣味。在那之前,我只会写一种调子,有点五四青年的那种,激情,庄重,放声讴歌,歌 声中带点感伤。但是,恰恰是在适应《万象》的过程中,我意外地发现自己也可以有一点幽默,轻松,俏皮。所以,我从个人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对于有心写作的 人,对于初学者,杂志的具体影响可以是非常之大。   
   
我感谢这些杂志给我机会,不仅因为由此而能把自己的兴趣拿出来娱乐大家,也因为,一旦要把兴趣化成文章,我就必须对自己感兴趣的这些细节加以追踪,而这些 追踪的过程,往往是乍惊乍喜,让人热血沸腾。就像走进了一座辉煌宫殿,面对着重重叠叠、大大小小无数的门,我猜想,这些门后一定藏着珍宝,于是怯生生地随 便拉开一扇小门,没想到,闪光的珍宝就像潮水般哗啦啦从门后涌出,堆围在我的周围,一下没过我的膝盖,让我目瞪口呆。因此,我特别高兴能借着这个小集子, 与朋友分享我的感受,分享凝视中国传统文明的喜悦,分享生而能为一个中国人的幸运感。   
   
收在这里的文章,因为当初是刊登在不同的杂志,所以有些内容上彼此有些重复,这要请朋友们原谅。实际的情况是,对于任何一个现象,古代文献都留下了那么丰 富的资料,让人在写了一篇、两篇文章之后还会觉得不尽兴。比如,关于樱桃,我就一直还想再写点什么。像唐代的樱笋厨,就很引人兴趣,目前,我已经 读到不止一篇文章介绍这一史实”——每年的四月十五日,唐朝宰相百官的工作餐,是大吃樱桃和春笋,因为在公元9世纪前后,今天的西安一带,春天盛产 樱桃与春笋。这个细节所揭示的黄土高原在一千年前的自然状况,真是让人百感交集。   
   
中国!你曾经如此美丽!你曾经如此美丽!你曾经如此美丽!   
   
〇〇五年元月

http://www.hbwxc.com/Article/class62/class80/200606/7716.html

 

 (閱讀全文)

Key | 13th May 2007, 16:17 PM | 一般, 看書會 | (244 Reads)

Digital Pirate
Pirates of the Digital Millennium

by John Gantz and Jack B. Rochester

周曉琪譯/商周出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世界當然有「公理」,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

Pirate─既解作海盜,也解作剽竊,非法翻印,盜版。海盜不對,剽竊也不對,不過五百年前海盜橫行,今天盜版橫行,世界雖然有「公理」,不過西方人似乎喜歡把「公理」擺在一邊不大理會。

如同海盜的問題,在西方,盜版不是一個道德的問題,而是一個經濟問題或是一個拳頭軟硬遠近的問題。

雖然今天中國被說成是一個盜版大國,但事實在這樣的一個問題上,中國的表現比西方要成熟和負責任的多了。最起碼,中國並沒有強詞奪理文過飾非癲黑倒白,中國還懂尊重「公理」,還明白何謂「公理」。

今天沸沸揚揚的盜版,剽竊,握殺創意等的問題,西方社會只歸結為一種版權註冊的問題,誰註冊了怎麼,誰就有了怎麼的「權」,至於這個誰是否有「權」註冊這個怎麼,就不會有人認真看待,如果這個註冊的「權」只是盜版剽竊了一個並未註冊的創意,社會是否還需要真正尊重這個「權」?如果這個創意只是一個謊言虛假剽竊的創意,社會又是否還需要真正尊重這個創意?

說到底,這樣的一個所謂創意的版權的問題,已經被西方社會簡化為一連串的法律程序,經濟程序,變成一種最適合一種叫「公民抗命」的遊戲的玩耍的對象。

法律只是一些「捉到」和「捉唔到」的遊戲,或「輸得起」、「輸唔起」的遊戲而已。所謂「版權」,如同海盜,己被西方社會簡化為一種霸權的附屬,有拳頭有版權,無拳頭無版權!

西方的法律兒戲可見,與「公理」二字不沾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擇錄:p.46

 

 (閱讀全文)

Key | 9th May 2007, 17:17 PM | 一般 | (188 Reads)

舊中國有個很特別的人格典範,他們飯來張口,衣來張手,他們不事生產,每天就是叨著一根長烟咀,托著一籠畫眉雀,他們游手好閒,屎坑關刀文不得武不能,他們有個傳統的名字,叫「二世祖」。

 (閱讀全文)

Key | 9th Jan 2007, 10:06 AM | 一般 | (185 Reads)

據未經證實的消息透露,有關文物部門已經初步確定該批文物中包括有秦檜親筆書寫的“政治遺囑”,對其生前的引人爭議的行為作了一定的辯解,並對中國知識分子(士大夫)提出了尖銳的批評。據了解,國家文物局鑒定專家和各研究機構的著名宋史專家均已雲集現場。

http://leftwing.hk-dn.com/bbs/viewtopic.php?p=68594#68594 

 (閱讀全文)

Key | 28th Dec 2006, 02:41 AM | 一般 | (180 Reads)

民主不會有人有異議,問題是選舉的型式不儘完善,絕對完善可能流於過份理想化,但有些問題還是急於要解決的。直選還是間選,委任的年期,政策的連貫,下台的機制,民眾意願被違反或扭曲甚至被牽著走等。

 (閱讀全文)

Key | 21st Dec 2006, 04:32 AM | 看書會 | (172 Reads)

人類的破壞性剖析

─E‧弗洛姆﹝孟禪森譯﹞簡體版

 

不否認有點無里頭,不過這本書在網絡上已經有很多的介紹和評論,我們這些不入流的沒有置喙餘地,只能轉一點有趣的內容。

當中所說的「非政治性中產階級」,意即沒有宗教信仰或政治信仰的一般中產,從內容看他們的優雅是後天的,本質心態和一般罪犯沒有太大分別! 也就是以金錢為信仰的心態。二戰時這樣,證諸今天,也沒有兩樣!

 

是弗洛姆談論囚犯行為心理時轉載一位布魯洛畢特對集中營囚犯研究的文章。

 (閱讀全文)

Key | 14th Dec 2006, 10:54 AM | 無厘哲學 | (310 Reads)
人之初性善還是性惡,這問題困擾人類上千年,到現在似乎還沒有答案。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